损伤程度鉴定:多份鉴定意见不同的情况下如何审查取舍

发表时间:2019-03-11 08:31作者:科胜小助手来源:福建科胜司法鉴定所网址:http://kssfjd.cn/

  timg.jpg

 付某因租房问题与李某发生争执并互相扭扯,付某在李某倒地后将其按在地上并用膝盖顶其胸口。李某受伤后先后至第一人民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医院诊断治疗。

2010年12月15日第一医院对李某胸部DR诊断:右第11肋局部皮质欠连续,所见诸肋未见明显骨折;

2010年12月17日第一医院对李某胸部CT诊断:两侧肋骨未见明显错位骨折征象;

2011年1月4日第一医院对李某胸部DR诊断:所见肋骨未见明显错位性骨折。

2011年1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医对李某胸部CT诊断:右侧第7-9及左侧第4肋骨骨折;

2011年3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医对李某胸部CT诊断:右侧第7-9及左侧第4前肋陈旧性骨折。

 探花图样.jpg

 李某先后花费医疗费共计人民币3998.81元。2011年12月18日,李某赴最高人民法院上访。

 另查明,2011年1月18日至2012年2月16日,在有关部门的组织下李某的伤势情况被先后进行了四次鉴定

2011年1月18日,公安局分局出具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被害人李某右侧第7-9肋骨骨折,左侧第4肋骨骨折,其伤情根据《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已达到轻伤程度。

2011年4月6日,人民医院出具的医学司法鉴定意见:根据病史、中国人民解放军医院胸部CT平扫,右侧第7、8、9肋骨骨折,左侧第4肋骨骨折,肋骨骨折系该次外伤所致。

2011年4月18日,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根据病历记载被鉴定人李隆伤后当日检查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右胸压痛,胸廓挤压征阳性,伤后21天胸部CT提示右第7-9肋骨骨折,左第4肋骨骨折。经医学鉴定,上述肋骨骨折,系该次外伤所致,根据《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上述损伤达到轻伤程度。

2012年2月16日,人民法院根据被告人付某的申请,委托人身伤害鉴定委员会对李某的骨折与2010年12月15日该次外伤是否具有因果关系重新鉴定。该鉴定委员会出具的法医学文证审查意见基于以下理由认定李某的损伤程度未达轻伤:目前读片见左侧第4前肋为陈旧性骨折,与本次外伤无关;右侧第7-9前肋与肋软骨交界面仅显示毛糙,无局部隆起,且与左侧7-9前肋表现相似,应系肋骨与肋软骨结构所致,而非骨折征象。综上所述,上述损伤尚未达《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所规定的轻伤程度

荣true.jpg

 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审被告人付某虽有故意伤害上诉人李某身体的行为,但鉴于李某的损伤程度未达轻伤,故原公诉机关指控付某犯故意伤害罪的罪名不能成立。

 案子审理过程中,虽经公安机关鉴定,且经人民医院鉴定,但人民法院在审理中发现上述鉴定意见仍然存在以下疑问:

(1)被害人曾多次到医院拍片,其中案发后的前三次拍片均未出现骨折征象,直到案发后的第21天拍片才发现有骨折,被害人是否骨折存在疑问;

(2)被害人在案发后三天到北京一周,返回后才拍片有骨折,骨折与外伤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存在疑问;

(3)人民医院的医学司法鉴定系由一名医学专家单独作出,当时送鉴的材料,并没有包括被害人在案发后拍摄的所有影像资料,且事隔三个多月,凭部分影像资料就作出因果鉴定存在疑问。

 基于上述疑问,被告人付某在审理期间向人民法院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法院同意申请,并委托人身伤害鉴定委员会重新鉴定是正确的。

 在涉及人身伤害的案件中,法医鉴定意见关系到正确认定案件的性质、责任的区分,甚至是罪与非罪。鉴定意见通常具有较强的科学性、技术性,但就其本质属性而言仍只是证据的一种形式。鉴定意见作为鉴定人的判断性意见,必然带有一定的主观性,并不具有必然的科学性、准确性,因此只有经人民法院依法审查认定的,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对于一般轻伤、重伤人身伤害鉴定的审查,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是否合法;二是送交的鉴定材料是否齐全正确;三是鉴定方法是否科学准确;四是鉴定结论与在案证据是否一致;五是鉴定意见是否符合法定标准。

ABUIABAEGAAgvu2G0gUo5eHq8wMwjgc4jAY.pn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