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负责雷洋案的尸检委托鉴定?

发表时间:2018-05-11 09:26作者:科胜小助手来源:福建科胜司法鉴定所网址:/

北京昌平警方于11日凌晨发出第二份通报称,为进一步查明雷某死亡原因,征得家属同意后,将依法委托第三方在检察机关监督下进行尸检。

《财经》记者获悉,5月10日,雷洋家属和律师先后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治安支队、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及昌平区检察院,提交尸体鉴定的申请,要求尽快调查死因。雷洋家属和律师提出,希望第三方鉴定机构独立进行尸检。

家属称已选好几家第三方鉴定机构,准备申请推荐其中一家,但具体是哪家鉴定机构,家属及律师一直保密。雷洋家属希望,由鉴定机构聘请外部专家做司法鉴定的第三方监督,律师和家属代表也可以陪同监督。

对于家属以及律师能否申请“第三方”进行尸体检验,及从法律规定来看,尸检的鉴定人员或鉴定机构应由谁来指定或者聘请?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研究所副所长郑旭指出,鉴定是侦查机关根据案件情况需要来决定,当事人或家属无权参与。所谓当事人申请鉴定,只在《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中有关于精神病鉴定申请的规定,对于尸体检验的鉴定申请没有法律依据。

他解释,我国的司法鉴定必须是司法机关指派或者聘请。目前,雷洋事件昌平检察院已介入并开展调查,检察院的调查重点之一是,雷洋事件中警方在办案中是否存在刑讯逼供、虐待被监管人等职务犯罪行为。因此,“雷洋尸检的鉴定机构应由昌平检察院委托指派或者聘请”。

办案机关不存在“整体回避”

郑旭强调,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不存在办案机关“整体回避”的说法,回避只能针对具体的办案人员,不能针对整个机关。如果具有管辖权的机关认为不宜行使管辖权,只能依法定程序改变管辖。但是,改变管辖的启动权和决定权在于有管辖权的机关及其上级机关,而非家属、律师或者社会舆论。”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新闻发言人称,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将派法医协助参与调查。

郑旭认为,如果昌平区检察院认为本案重大、复杂,可以请求由北京市检察院管辖,北京市检察院可以管辖,也可以指定其他区的检察院管辖;北京市检察院和最高检察院也可以在昌平区检察院没有请求的情况下,依职权用指定的方式改变管辖。变更管辖权后,由上级检察院或指定的其他区的检察院指派、聘请鉴定机构。

郑旭称,从法律依据看,《刑事诉讼法》明确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检察院对直接受理的案件的侦查适用该规定。与该法配套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对此又进行了明确。因此,有权指派或者聘请鉴定机构的主体是办理该案件的检察院。另外,他建议尽快进行尸体检验,“越拖对各方越不利,尸体的很多特征随着死亡时间的延长不断消失”。

同时,《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规定,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检察院办案部门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被害人死亡,应当告知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诉讼代理人。被害人或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诉讼代理人提出申请,经检察长批准,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检察院决定重新鉴定的,应当另行指派或者聘请鉴定人。

曾有案例尸检委托征得家属同意

从法律规定看,并未有家属直接申请第三方机构尸检的规定。但从司法实践看,确有在委托鉴定机构时征求家属同意的案例。2014年12月13日,河南女工周秀云在山西太原讨薪时,被民警殴打导致非正常死亡。

周秀云案案发的次日,太原市成立由市、区两级检察院组成的专案组,对案件展开侦查。2015年1月5日,太原检方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周秀云非正常死亡原因进行了检验。

接受周秀云家属委托的李劲松律师称,周秀云案因现场目击者拍摄到了警察处置过程的清晰视频,事实相对清楚,事发后家属提出,“必须找信得过的鉴定机构,不同意检察院单方委托鉴定机构,在家属的要求和坚持下,检察院充分尊重家属意愿,最终委托了家属同意挑选的鉴定机构进行尸体检验”。

郑旭称,对于当事人或家属能否参加挑选鉴定机构的问题,法律已经明确,当事人无权参与。“越是社会影响大的案件,越应当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进行。因为家属、律师或者社会舆论的压力而违背法律规定,会造成对法治更大的破坏,也会造成更大的不良社会影响。”

另外,北京警方5月11日凌晨发出的通报称,“征得家属同意后”,“委托第三方”在检察院监督下进行尸检。

郑旭称,根据刑事诉讼法,尸体检验无需征得家属同意,只需通知家属到场;死者家属不到场的,不影响解剖的进行。其次,中国刑事诉讼法没有“第三方”的提法,鉴定机构的产生也无需家属同意。鉴定机构的要求只有两个:一是具有鉴定资质,二是司法机关指派或者聘请。

“在这种社会关注度很大的案件中,有关部门不要在舆论的压力下置刑诉法于不顾,严格依法是各方的希望,也符合各方的利益。”郑旭说。


雷洋家属已联系好第三方鉴定机构,将第二次与检方沟通


《财经》记者张玉学 实习生王庆凯

针对“雷洋涉嫖非正常死亡”事件,北京昌平警方于今天凌晨发出第二份通报称,为进一步查明雷某死亡原因,征得家属同意后,将依法委托第三方在检察机关监督下进行尸检。

《财经》记者获悉,雷洋家属的代理律师已经向检察院及公安机关提交报案材料及尸检申请,雷洋家属于5月10日晚21点半左右接到昌平检察院电话,约定家属于11日上午到昌平检察院进行尸检申请材料确认,确认后即由委托鉴定机构进行尸检。

此前,雷洋家属在5月9日曾去过昌平检察院,欲了解尸检及办案民警是否渎职等情况,但未获任何回复。

雷洋家属称,虽然昌平警方曾通报昌平检方已介入的信息,但目前家属和律师并不知悉检察机关介入到何种程度,立案情况、相关材料、人证物证的情况也无人说明。家属认为,由于该案件涉嫌刑事犯罪,公安机关应将证据移交至检察机关。

今早,雷洋家属已动身前往昌平检察院,商谈内容或涉上述情节。

目前,雷洋家属又新增一名代理律师,目前有两名律师代理雷洋一案事宜。雷洋家属称已选好几家第三方鉴定机构,准备申请推荐其中一家,但具体是哪家鉴定机构,家属及律师一直保密。

雷洋家属希望,由鉴定机构聘请外部专家做司法鉴定的第三方监督,律师和家属代表也可以陪同监督。


图中写有“养生保健”的为涉事足疗店。

被控制时有跳车行为

5月9日晚,北京昌平警方通报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根据群众举报在昌平区一家足疗店内查获涉嫌嫖娼的雷洋,在带回审查时,雷洋突然身体不适,警方立即将其送往医院,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一事件,因种种蹊跷疑点,引起广泛关注。

雷洋家住昌平区天鑫家园,是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生。

“雷洋在高中时是学霸,平时爱好书法,兴趣雅致,跟妻子是高中同学。”雷洋高中同学说,“他的人缘也很好”。


图为雷洋生前微信中的照片,前排右二为雷洋。

今年4月24日,雷洋妻子产女,如今女儿刚满半月。雷洋的同学也根据雷洋妻子口述在网上发布了一份《关于人民大学雷洋同学意外身亡的情况说明》,表达了对昌平警方所发通报内容的不满和质疑。

雷洋妻子介绍,案发当天,雷洋常德老家的亲属从长沙乘坐飞机到达首都机场,时间为晚23时30分。在8点半至9点之间,雷洋在岳父的催促下出了门,准备乘地铁去机场接机。

天鑫家园到首都机场有多条地铁线路经换乘可以抵达,但包括步行在内的距离,用时均在1小时30分至2小时之间。

“当晚23时30分左右,亲戚到机场后,给我打电话说没联系到雷洋,接着我就开始联系雷洋,一直打到零点过一分,打了十几通电话,才有人接听。”雷洋妻子说,对方说他是东小口派出所的警员,让她去派出所一趟。“因为对方怕我不相信,我确实也不太相信,对方就给我一个座机号,说是派出所电话,经过在网上查询证实后,我再次拨打座机号打过去,被告知赶紧去派出所,当时并没有告知原因。”

8号凌晨1时30分许,雷洋妻子跟父亲一起打车到达东小口派出所,等了一会后,才见到警察,将其父亲叫出去说了雷洋死亡的事情。

“交流了半小时,仅知道雷洋死亡的简单信息,其他一概不知。”雷洋妻子说,之后,在派出所民警送他们回家的路上,警方告诉她,雷洋涉嫌嫖娼,在带回审查的过程中突发心脏病死亡。

雷洋妻子和其父亲被送到家后,雷洋的亲戚已打车到家。8号凌晨3时许,雷洋妻子父亲和雷洋小姨、表哥一起又去了派出所。这次警方说了完整的事发过程。据雷洋妻子转述警方说法,事发当晚,警方接到举报到足疗店门口时,发现雷洋从足疗店出来,看见警察,雷洋就跑,警察在后面追,控制住雷洋后,将其押上警车。之后,雷洋情绪激动,有跳车行为。

“他是跳下去的,头着地,之后又被押上车,情绪仍然激动。”再之后,就发生了警方通报的事发经过。

5月11日凌晨,北京昌平警方发出了第二份通报。通报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针对霍营街道某小区一足疗店存在卖淫嫖娼问题的线索,组织便衣警力前往开展侦查。

21时14分,民警发现雷洋从该足疗店离开,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对其盘查。雷洋试图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并将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行驶中,雷洋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窜至前排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迫使停车,打开车门逃跑,被再次控制。因雷洋激烈反抗,为防止其再次脱逃,民警依法给其戴上手铐,并于21时45分带上车。在将雷洋带回审查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情况异常,民警立即将其就近送往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22时5分进入急诊救治。雷洋经抢救无效于22时55分死亡。

雷洋的家属在医院内见到了雷洋的遗体。“身上没有穿衣服,遗物除身份证之外,都没有还给家属,手机微信朋友圈的一些信息、从5月2日至7日的行程记录均没有看到。”雷洋妻子说。

事发足疗店已停业

就事发地址,警方也并详细告知雷洋家属,仅说是他家附近一家不知名的足疗店。

事发足疗店位于昌平区龙锦苑东五区14号楼一层底商,足疗店有两间门面,西边一间卷闸门是关着的,东边一间门上写有“养生”、“保健”红色大字。目前,该足疗店已停业,不时还会有警察前来调查,但前后门并未贴上封条。

天鑫家园在事发足浴店的南边,和龙锦苑东五区中间间隔龙锦苑东四区。经实地测算,要走到事发足浴店,需从天鑫家园北门出来,走大概600米远距离,用时10分钟左右。

多名目击者对《财经》记者称,5月7日晚事发时,一名男子从该足疗店后门、底商后面的小区道路跑到接近小区南门处,被两名男子按住后大喊救命。当时,小区内的很多人都听到“救命”声音,有小区居民上前干预,一名男子掏出警官证说“警察执法”。此后证实,该名喊救命的男子为雷洋,后被带上汽车。

据警方通报,当晚,民警在足疗店内将朱某(男,33岁,黑龙江省人)、俞某(女,38岁,安徽省人)、才某(女,26岁,青海省人)、刘某(女,36岁,四川省人)和张某(女,25岁,云南省人)等5名涉嫌违法犯罪人员抓获。经审查并依法提取、检验现场相关物证,证实雷某(雷洋)在足疗店内进行了嫖娼活动并支付200元嫖资。目前,上述人员已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5月10日下午,在足疗店后门,《财经》记者看到有相关人士正在维修店门,随后有三名警察来到门前,与维修人员、店内保安等人交谈,并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进行登记。

案发当天是雷洋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雷洋被控制后,或因此情绪激动。

周边居民称,事发当晚就开始有保安在店里驻守,最多时有四五个身穿特勤衣服的人士,之后就只有一两个人,还时常有警车停在门前。据在此蹲守的一名保安介绍,他们是两人一组,看着不让外人进去。其称,里面有五六十平米,两间门面。

据其中一名保安称,他是9日被派去的,为派出所保安。“人都抓进去了,不看也没人进去,现在里面啥都没有,就一张沙发,一堆破烂。”

龙锦苑东五区和龙锦苑东四区中间间隔一条名为“龙锦三街”的马路。《财经》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在马路两边大概500米的距离,两小区底商竟有超过30家足浴店。周边居民介绍,没有牌子的足浴店是不正规的,有牌子的一部分是正规的,一部分是不正规的。

“最近一段时间,警方一直在扫黄。”一位曾在龙锦苑东四区北门底商做水果生意的男士说。《财经》记者探访发现,事发地附近的足疗店,大多已关门停业,表面上这些足浴店已关门,实际上还在营业,只接熟客。

另据周围居民介绍,大概是5月7号或者8号,一些足疗店“小姐”提着皮箱离开。另有目击者称,当天晚上,他看到抓雷洋的时候,有很多人用拳头打了雷洋。

“警察是很少突击检查足浴店的,像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生。”一位知情者称。

送医时已无生命体征

10日上午,雷洋妻子向《财经》记者详细回忆了雷洋从离家到她得知其死亡的每一个时间点。

雷洋妻子说,雷洋是21时之前出的家门,警方在通报中说是20时许接到的举报,警方告知家人雷洋被控制的时间是21时20分左右,但最终雷洋并未被送到派出所,而是直接被警车给拉到了医院。

《财经》记者获得的一段录音显示,参与抢救雷洋的医院急诊室张主任说,雷洋是5月7日22点09分被送到医院急救。“来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当时瞳孔已放大。经过进行常规的心肺复苏抢救,一直抢救到22点55分,最终没有恢复,宣布死亡,其死亡原因只能通过法医和尸检报告确定。”

另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报道,雷洋送达医院抢救在气管插管时,发现口腔里有少量血性分泌物,在右额部有局部皮肤挫伤,医院无法判断伤情是如何造成。送到医院时,雷洋身上穿有衣服。目前,其尸体已不在该医院。至于雷洋身上有无其他伤情等进一步细节,张主任没有透露。

在雷洋妻子接受采访中,提出了她的质疑:为何雷洋在被警方控制后还能死亡?即使没有主动联系家人,为何在雷洋死后一个多小时内,家属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家属看雷洋尸体时身上有很多伤痕,包括头部也有淤青,如果是跳车窗,而且是头部着地,应该有擦伤,但为何没有?


图为雷洋妻子手书疑点。

对于雷洋的死亡,雷洋妻子亦提出诉求:“首先不能接受雷洋死亡的事实;其次要公布当晚的执法记录仪、相关监控等;最后,我们想知道雷洋的真实死因和具体过程,希望能给我们一个真相。”

雷洋妻子说,目前家属没有获悉更多的信息增量。


友情链接: